年投資額達8.89億美元,越南創業的黃金時代

2019-12-27 13:57 來源:互聯網

一周前,GGV(紀源資本)公布了自己在越南的首個投資標的— B2B 電商平臺 Telio 。GGV 在越南市場布局的首枚棋子,落在電商并不出人意料。越南電商過去四年的成交交易額,年復合增長率高達80%以上。

不只電商,越南的宏觀經濟表現,呈現了騰飛的前兆。據越南統計局數據,2018年,越南 GDP 增速創十年來的新高,增速達7.08%,是為數不多的保持經濟高速發展的國家之一。除此之外,越南還有著人口紅利,總人口在9500萬以上,人口數量在東南亞國家中排名第三。且人口結構年輕,約1/4的人年齡在25歲以下;ヂ摼W用戶占比達60%以上,約6100萬。

這個盤踞在中國南部的國家,因其南北狹長的獨特地理形狀,被譽為“龍起之地”。越南龍還是這個國家的民族圖騰。種種跡象表明,這只龍正在蘇醒。

從2012年到2018年,六年的時間里,越南的創業企業數量從最初的400家上升到3000多家。Topica Founder Institute 的數據顯示,2018年,投向越南創業公司資金的交易筆數和2017年一樣,都是92筆。但是2018年的投資額達8.89億美元,是2017年的三倍。

去年在越南,創業公司獲取投資金額排名前三的賽道分別是金融科技、電商和旅行科技。上周五,路透社報道,螞蟻金服收購了越南電子支付錢包 eMonkey 的大量股份。阿里并不是第一個入局越南市場的中國互聯網巨頭,2018年京東入股了越南的電商平臺 Tiki 。騰訊更是早在十年前,就持股了從游戲和社交起家,堪稱“越南版騰訊”的 VNG 。VNG 也是目前越南唯一一只獨角獸。

東南亞已經是新興市場中的必爭之地,這是 VC 們的共識。只是這11個國家里,并不是每一個國家都能誕生出下一個十億美金的獨角獸。谷歌、淡馬錫還有貝恩咨詢聯合發布的《2019東南亞數字經濟報告》顯示,印尼和越南是東南亞互聯網經濟的排頭兵。Golden Gate Venture(金門創投)合伙人Justin 在談及資本正在涌入越南時,坦言印尼市場已經變得擁擠,是資本調轉風向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

越南政府也給這個正在加溫的市場點了一把火,發起了以“中國制造 2025”或“日本制造”為榜樣的“越南制造”運動,希望能夠在 2030 年年底之前設立 10 萬家本土科技公司,并試圖在未來10年內打造10只越南本土獨角獸。為此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是,和美國、日本、新加坡等地的風險投資機構,如 Golden Gate Ventures、500 Startups 和 Cyberagent Ventures 等簽訂協議,使投資機構承諾,未來三年將投資10萬億越南盾(約4.25億美元)給越南本土的創業公司。

除了政府的支持,越南本土的創業者也同樣具有實力,IT 人才的儲備相較于印尼,要好的多。在談到越南創業者優勢時,真格基金投資經理秦天一所言 “整個大學的工科教育非常好,很扎實”。在越南本科教育中,人數排名靠前的20個學位獲得者里,計算機科學和工程占到60%。

盡管有著種種利好條件,順利成長對本土公司來說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目前,東南亞11家獨角獸中,只有一家是越南公司——成長了12年的 VNG 。VNG 在越南的成長路徑像是在“摸著騰訊過河“。VNG 的創始人也曾去騰訊總部學習,某種程度上,VNG 是對騰訊各條產品線的復制,包括游戲、社交、支付、電商等,打造一個生態系統。而 VNG 成為獨角獸的原因是,VNG 什么都是,什么都能做。

“全能選手”是越南本土公司成為獨角獸的唯一選項么?如果只跑一個賽道,又能不能如越南政府所愿,實現未來10年出10只獨角獸的“越南速度”?

頂級賽道:難上加難

說到越南獨角獸可能出現的賽道,“從整個全球市場來看,打車、外賣和支付是最頂級的賽道,因為在用數字化的方法解決國計民生的需求”,秦天一稱。

日光底下無新事。這些最頂級的賽道,在越南早已被國外巨頭環伺。本土創業者想得一席之地,無異于“虎口奪食”。

來自于美國的打車軟件 Uber 和新加坡的 Grab ,啟蒙了越南的網約車市場。這兩個巨頭在2014年進入越南。初入越南,Grab 和當地政府簽訂了在胡志明、河內、峴港、芽莊、還有下龍等城市的試點協議。這個只有三十多萬平方公里土地的國家,卻有63個省份。而這些城市是 Grab 獲取客源的關鍵,河內和胡志明是北越和南越的兩大核心城市,人口都在8000多萬以上,峴港、芽莊還有下龍則是越南的旅游人口集中地。

2018年4月,隨著 Grab 全面收購了 Uber 在東南亞的業務,Uber 退出了越南。在合并 Uber 業務時,為了避免越南監管機構的注意,Grab 聲稱自己在越南的網約車市場份額低于30%。只是市場監管機構堅持將 Grab 在越南的市場份額定在50%以上,并報送工業貿易部審查。

交通部則隨后拒絕了 Grab 在嘉萊省和同塔省等其他省份的進入請求。越南前交通部部長曾公開發言,期待本土的經營者上線類似的服務,可以實現網約車市場內更公平的競爭。意欲鼓勵本土的創業公司和出租車公司,挑戰 Grab 在市場中的主導地位。

越南本土公司 Fast Go 跑進了這個賽道,只是相對于有錢有資源的 Grab ,Fast Go 在越南的業務擴張并不大,只在胡志明、河內和峴港上線了打車服務,并宣稱自己占到了當地市場份額的20%。值得注意的是,Fast Go 也并不是平地而起的草根公司,它是“越南版阿里巴巴” NextTech的成員之一,Fast Go的業務更多的是對 NextTech 現有生態體系的補充。

與此同時,Grab 并不滿足于只是越南的網約車服務提供者,更想在當地構建從外賣到快遞的全系列服務生態。

2018年6月,Grab 在胡志明上線了旗下的外賣業務 Grab Food,在上線7個月后,Grab Food就攻下了包括胡志明、河內、峴港等在內的15個城市。Grab Food 在進入越南市場一周年之際,交出了一份每日訂單上漲了250倍的漂亮成績單。在今年4月,市場調研公司 Kantar 進行的調查顯示,80%的受訪者會在最常選擇的外賣應用里選擇 Grab Food 。

Grab Food 并非越南外賣市場里的先行者,能夠成為后起之秀,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可以提供平均在20分鐘左右最快的外賣配送速度。根據市場調研公司 GCOMM 在胡志明和河內的調查,96% 的受訪者表明配送速度是選擇外賣平臺的最重要因素。而能實現快速配送的重要原因,則是 Grab 本身打車業務中就有廣泛的騎手基礎。

在激烈的外賣市場競爭里,越南本土的創業公司 Lala 在運營一年后退出了這個市場。而在2011年就運營的外賣平臺 Vietnammm 則被韓國獨角獸 Woowa Brothers 收購。

Grab 已經在越南的網約車出行和外賣市場中占據了主導地位。今年8月,Grab 還宣布再向越南市場注入5億美金,用于公司在越南物流等方面的新業務探索,以擴展其在交通、外賣和支付領域的服務網絡。

在東南亞各大戰場和 Grab 掐架的印尼獨角獸 Gojek ,也同樣盯上了這個市場,只是在越南入場晚。去年,Gojek 為了在越南做好本土化,和當地的合作伙伴運營出打車軟件 Go-Viet 。 Go-Viet 進入市場不久后,就在胡志明的網約摩托車市場占據了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并在隨后也上線了 Go Food 。Gojek 后續還會根據越南市場的需求,推出購物、上門保潔和美容服務等服務。

越南的打車以及外賣市場已經成焦灼狀態,想在網約車市場分一杯羹的還有越南最大的電信通信運營商 Viettel,推出了打車平臺 MyGo 。新起的創業公司,再想在打車和外賣市場里占據一席之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與此同時,其他的頂級賽道同樣競爭激烈。電商的領域也已經被國外巨頭布局。從新加坡起家的 Shopee 占據著越南電商排行榜第一的位置。根據 iPrice 發布的越南2019年 Q3 電商市場數據顯示,不管是每月活躍用戶數量(MAU),APP 下載數量,還是月度網站瀏覽量,Shopee 都穩居第一。從每月活躍用戶數量(MAU)的角度看,在越南電商市場前十的排行榜上,本土電商只有三家榜上有名。分別是 Tiki(第三),Sendo(第四)還有 Adayroi(第六),其余則被 Shopee 、阿里、Lazada 、亞馬遜和 ebay 瓜分。

對本土創業公司并不算友好的,還有在線旅行平臺(OTA)市場。根據越南電商協會(Vietnam E-Commerce Association)的數據,已經做了多年的 OTA 巨頭 Agoda、Booking、Expedia 以及新晉獨角獸 Traveloka 占據了越南線上旅行市場的80%。盡管本土也出現了一些創業公司,但是成交量非常低。

突圍的方向

盡管在打車、外賣、電商、還有在線旅行平臺領域,創業公司面臨著巨頭的圍追堵截,但是在社交媒體和移動支付領域,本土的公司并非沒有向上的成長空間。

在社交媒體行業,當下越南的社交媒體市場是美國公司的天下,但是政府的支持給本土社交軟件的發展提供了機會。

Facebook 十二年前就進入了越南,直到今年,Facebook 在越南已經有6000萬左右用戶,超過越南人口的二分之一。本土雖然涌現了和 Facebook 類似的社交軟件 Gapo 和 Lotus 等 APP,但是使用者對于本土社交軟件的評價大多是人性化設計程度不高,并且功能大多是 Facebook 的復制。

從收緊互聯網監管政策出手,越南政府正致力于給越南本土社交軟件的發展提供機遇。信息通訊部的部長已明確表示,本土的互聯網公司要大力發展社交媒體應用,以和 Facebook 等巨頭競爭。只是,據東南亞研究所的分析師評論,越南發展出能對抗 Facebook 和 Google 的社交軟件工具的可能性不太高,只要 Facebook 和 Google 在,本土的社交軟件就不是越南人的首選。

移動支付行業也由于政府的監管,給了本土創業公司一席之地。據相關數據顯示,現金仍在越南的交易中占據主導地位,超過50%的交易都是由現金完成。即使是非現金交易,銀行卡也占據了大部分,二維碼和電子錢包的應用在越南有著廣闊的上升空間,越南國家銀行(SBV)已經給32家電子支付錢包發放了牌照。根據 SBV 今年第二季度對交易量的統計,排名前5的電子支付錢包分別是 Momo、Payoo、AirPay 、Moca 和 SenPay ,由于牌照的限制,越南的本土公司占據著五分之四的絕對優勢。

本土創業者已經在各個領域進行各種嘗試,越南政府也致力于給越南的創業者保駕護航。今年 2 月,越南政府總理阮春福簽署了一項政令:科技初創企業運營前四年免稅、后續九年享受減稅 50% 的優惠。

而外來的風險投資機構里,由于日本和韓國都曾是越南最大的外商投資來源國,且在上個世紀90年代,韓國的電子產業如三星、LG 等就在越南布局產業鏈,兩個國家的投資機構跟越南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系。越南眾多創業公司的背后都有日本 VC 的影子,獨角獸 VNG 的背后就有日本風險投資公司 CyberAgent Ventures 。當前越南電商創業企業的投資機構里,日本的風險機構投資者最多。對于韓國,就在六天前,韓國投資公司國民年金公團 NPS 宣布與韓國集團 SK Group 聯合成立萬億韓元(8.6億美元)的風投基金來投資越南公司,“有的韓國人 base 在首爾,一年要去韓國看兩三個項目。”

只是,在中國見慣了大江大海,水大魚大的投資人,在對越南抱有期望的同時,帶著謹慎和遲疑。有投資人表示,越南的人口和 GDP 約等于中國一個省的體量,跨國投資還要穿越層層監管,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越南創業公司的崛起,政府和資本的支持終究只是其中一方面,最終能不能成,還是要看創業者本身。希望未來十年,是越南創業者的黃金十年。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