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封首日 這些變化最值得關注

2020-04-09 16:26 來源:互聯網

WechatIMG72_meitu_1

【獵云網北京】4月9日報道

文 |盛佳瑩 韓文靜 張帆 呂鑫燚

編輯 |林文龍

4月8日,經過76天的管控之后,武漢市75個離漢通道管控卡點統一撤除,預計共有276列旅客列車從武漢地區各站開往全國各地。鐵路部門預估,8日當天約有5.5萬名旅客乘坐火車離開武漢,其中往珠江三角洲地區的旅客較為集中,約占其中的4成。

高德地圖大數據顯示,4月8日8時至9時,武漢站、武昌站周邊道路擁堵延時指數環比4月7日分別上升5.60%、14.81%,武漢市民公交出行規劃比上一周增長59%。

這一天,不少人走出家門,吃上了一碗“儀式感”十足的熱干面,costa咖啡致敬武漢全城免費,早高峰的京漢大道也出現百米“擁堵紅”。

“對于我們來說,2020年的新年應該從4月8日這天算起。”武漢市民華春文和丈夫排了十分鐘的隊后,終于吃上了一碗熱騰騰的熱干面,“太想念這個味道了。”在武漢人平常的日子里,每一天都是從一碗熱干面開始的。

根據微信支付“武漢春訊”數據顯示,熱干面特色小吃的老字號蔡林記在3月25日-4月3日的10天內,最大銷量來自顧客微信自提,10天內訂單數達到20,000單。而以4月3日為例,僅基礎款單品就通過微信自提售出5,000單。

目前,武漢地標建筑黃鶴樓還不對外開放,據工作人員介紹,剛接到通知來做消殺工作,具體開放時間仍在等待通知。根據湖北省文旅部門要求,各景區分區分級分項,實施差異化開放。

雖然景區還未開放,但在黃鶴樓旁的商店已早早開門,大家都在等待著“武漢地標”恢復往日的繁榮。

就在黃鶴樓下的長江大橋已在8日零時恢復了單雙號通行。獵云網記者對長江大橋來往車輛人工做了兩次粗略的估算,雖然已經錯過了出城高峰期,但一分鐘內雙向通過的車輛數仍有36輛和41輛。

醫院的防控措施依然嚴格,進入醫院求診的患者需要掃碼填寫姓名、身份證號、家庭住址等信息并測量體溫,入院患者和陪床家屬則需要做核酸、CT和抗體檢測。

離中南醫院不到2公里的楚河漢街成為了疫情后武漢人流量最大的商圈,游客需要掃碼、測量體溫后方可進入。

獵云網發現,漢街大部分商戶已經開門營業,包括服裝店、禮品店、飲品店和餐飲店等,目前,飲品和餐飲店還未提供堂食,顧客可選擇外帶,往日火爆的喜茶也仍要排隊半小時以上。

在武漢“解封”當日,離開的人、回來的人,生活或工作在這里的人,會有哪些感觸?獵云網記者采訪了幾個人,以下是他們的口述,略經編輯。

我變得敏感了許多

講述者徐洋,離開武漢的人

4月8日上午七點多,我戴著醫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手套,裝備齊全,一手緊攥著高鐵票,一手拖著笨重的行李箱出了門。這是武漢封城70多天以來,我第一次出小區,目的是趕往漢口火車站乘坐G6813次列車,回到襄陽老家。

由于封城,我一人在武漢待了兩個多月,在團購群搶菜、跟網格員報備申請離漢……這些天的經歷就像做夢一樣。從武漢乘坐高鐵回襄陽最快只需要一個半小時,但由于疫情的阻隔,我遲遲沒能回家。

離漢購票通道開啟之后,我第一時間內在12306上搶到了回家的票,本來是今天上午十一點出發,昨天我發現十點也有一趟列車有票,就毫不猶豫的改簽到了十點,我實在是太想回家了。

考慮到這天“解封”這天,人流量肯定不小,我不得不萬分小心,連我最愛的熱干面都沒敢吃。出門之后,我也盡量避免和人接觸,哪怕直達漢口火車站的二號線地鐵口就在離小區北門不遠的地方,我依然不敢坐地鐵。我給前一天約好的順風車司機打了個電話,讓他來小區北門接我,想盡可能地避免過多使用公共交通。

順風車司機的座位周圍安裝了透明的防護膜,在司機的座位后背上,套著印上“志愿服務,關愛行動”幾個大字的紅色背心,我猜這個司機可能參與了抗疫行動吧,不得不說,這次疫情讓我看到了太多令人敬佩的陌生人。

余光瞟向窗外,我看著路上來往的車輛和小區門口的人們,這些再也平常不過的一切都讓我感到無比的新鮮和興奮,這段時間我基本上都是通過網上的文字和視頻了解武漢,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用目光觸及、用身心來感受這座城市的復蘇跡象,她正在恢復生機勃勃的模樣。

在路上行駛的很多出租車上,都貼著“向醫護人員致敬”的標語。車子往火車站的方向飛速行駛,路過那些我曾經不止一次去過的地方,當我聽到車上的語音導航自動播放著“關山大道”“珞獅南路”“長青路”這些再也熟悉不過的地名的時候,忽然產生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武漢,好久不見了。

半個多小時之后,我到達了漢口火車站,“漢口”兩個大字還是一如既往的宏偉,只是站外不知何時多了兩塊大屏幕,上面滾動播放著“為了您和他人的健康出行,請主動配合健康碼核檢和體溫測量,并注意排隊間距,全程佩戴口罩”之類的溫馨提示。在我目光所及之處,所有人都戴了口罩,人們很自覺的保持著距離,也有一小部分人插隊。

火車站門口的廣場上有很多攝像機,這是我不曾見過的,也不知道是哪家電視臺,長槍短炮很大的陣仗,他們也在記錄著這一刻。我不敢在外面多逗留,一刻沒停的就進了站,進站流程和平日里差不多,只是多了一個出示健康碼和體溫檢測的環節,雖然是“解封”的第一天,但今天漢口火車站的人并沒有很多,我排隊沒多久就進站了。

在人流量相對較大的火車站,人們的防護警惕性很強,口罩是最基本的配置,候車室內,我看到有人口罩就戴了幾層,還有人戴著不知道有沒有防護作用的頭盔。但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全副武裝的男生,我進站之后就注意到了他,一身白色的防護服把他從頭到腳包裹的嚴嚴實實,這個裝備讓我差點兒以為他是醫護人員。

候車的時候,我發現我的一次性手套不知道什么時候破了,可能這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我內心還是止不住的擔心,總在想著一路上有沒有接觸到什么可能的感染源,我家人朋友都勸我說沒事。后來,我去洗手間反反復復的洗了好幾遍才放下心,經歷了這次疫情,我變得敏感了許多。

10點零2分,我乘坐的列車從漢口火車站緩緩駛出,這一刻,我等了太久?赡苁浅鲇诎踩珜用娴目紤],高鐵上三人一排的座位基本上都只坐了兩個人。前些日子,其實我有斷斷續續收到一些出城的消息,但是核酸檢測、接收證明等手續讓我感到無能為力,離漢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只能盼著8號這一天真正的“解封”后,再隨著大流離開武漢。

帶好健康碼就可以返漢

講述人呂四火,回武漢的人

伴隨武漢解封,之前做的返漢攻略全都用不上了。不再需要繁瑣的文件和證明,帶好健康碼就可以返漢。備好口罩和消毒水準備坐上回漢的高鐵,本以為萬無一失,結果在高鐵安檢的時候由于消毒水含酒精成分被扣下了。工作人員收走之后我心里有點慌,然后帶上了手套,畢竟解封不代表勝利,還是要注重防護。

由于是始發站,高鐵上的人并不多。我乘坐的是D2271次列車,在和乘務員交流中得知,這趟列車也是今天剛開放武漢站的上下車通道。每隔半小時就能看到工作人員從第一節車廂消毒到最后一節。動車緩緩駛入武漢,窗外的景色依舊生機勃勃。76天,武漢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下了動車后我才發現到武漢的乘客有這么多,和以往我返漢的情景一樣。我看到了很多乘客笑著舉起手機拍下這一幕,原本讓人覺得心煩的人擠人也變得可愛。出示健康碼和測量體溫后就可以出站了,在路邊排隊等出租車時看見路面上寫著請距離一米遠,并且每個乘客上車前都會有兩名警察陪同,確保司機出示了武漢乘車碼,乘客掃碼實名認證后才可上車。

面前的這個情形我想起了那句話,武漢可能是目前最安全的城市了。在路上司機吳師傅跟我說這是繼1月24號以來他第一次出車,在出車前出租車公司統一對司機進行了體檢、車輛消毒、發放實名制乘車碼。城市雖然解封了但是效益還趕不上之前的三分一。路上沒有人打車,想要接乘客只能到車站和機場。

從漢口到武昌,一路上看到了很多在散步的行人,街邊的商鋪大多都關著們,只有大型商場伴隨著大減價的廣告開業;氐叫^先在門口聯系社區網格員登記測量體溫后才可進入,網格員告訴我,我是今天她接的第三十二個回小區的住戶,解封的這一天比以往的每一天都要忙,她囑咐我每天上報體溫盡量少出門。到家看到了家里的門上也貼著防控排查家中無人的封條。

首日復工的出租車大概有三分之一

講述人李德,出租車司機

早上6點,我早早便起床出門。在樓下早餐店,我點了一份久違的熱干面,提著豆漿、端著紙碗走向停車庫,慢慢地蹲在車旁,不到5分鐘就利索地嗦完了碗里的面,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洗車、消毒、發動引擎......時隔七十多天,我再次開著出租車,復工了。

其實前一天,我已經反復為自己的愛車洗刷、消毒了,但為了安全,我還是重復做了一遍。

根據武漢客管處的通知,昨日起武漢恢復出租車運營,實行“一車一碼”,駕駛員全程戴口罩為乘客提供服務,乘客憑健康碼“綠碼”實名登記掃碼乘車。

過去兩個多月,家人朋友一直都在關注武漢疫情,每天交談的內容也全都是新增情況和復工日期。其實挺矛盾的,既希望城市早日解封能夠開工賺錢,又害怕上班過程中感染病毒,甚至傳給家人。但一想到每天家里的日常開支和全家老小的溫飽問題,心里還是很焦急,所以即便忐忑也還是選擇在復工第一天就到崗。

和我開對班車的同事則選擇繼續休息,他也有他的考量,雖然現在疫情逐漸緩和,但武漢仍存在眾多無癥狀感染者,風險一直都在。

事實上,武漢出租車是逐漸恢復運營的,粗略估計,第一天復工的出租車可能只占到武漢全部車輛的三分之一,后續幾天剩下的車輛應該會逐漸上路。

運營的第一天,生意不錯,截至下午4點營業額就接近四百元,比疫情之前的平均水平略高一些。雖然疫情影響坐車的人減少了不少,但同樣的路上的出租車也少了很多,平坦下來每輛車的客單量也比較客觀。

隨著后續幾天復工的出租車逐漸增多,能攬下的訂單可能會越來越少,比疫情之前更少也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

這也是無法避免的事情,難關就在這里,作為小市民只能祈禱疫情不要反彈,武漢早點恢復往昔的繁榮。

生意一定會逐漸好起來的

講述人李香,餐飲老板

去年夏天,我在K11購物中心租下一個十多個平方米的小店做餐飲生意。小店門口配有十多人的就餐區,往往顧客買完東西都會在這就餐、休息。

K11位于武漢關山大道的核心地帶,周圍數十層的辦公樓就有好幾座,附近還有一所知名的大學,曾經是武漢人流聚集的潮流場所之一。

4月1日,聽說商場即將營業后,我們連忙乘車從老家湖北咸寧趕到武漢,想在第一時間重啟停擺了2個月的生意。

父母第一時間的反對,當時武漢每日新增感染病例還未持續歸零,還出現了不少無癥狀患者。返漢復工,又從事服務行業,每天面臨的風險自不必多說。

商場物業通知所有商鋪都需要在4月8日全面營業,這是難以拒絕的事。因為疫情物業為商戶免了2個月房租,現在他們也需要店鋪的支持。

另一層更直接的考慮是商場不會繼續免租了,如果不營業只能持續虧損,而為了開店我們已經在裝修、加盟等方面投入了數十萬元,天天虧損是無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我們還是回來了。

復工營業已經四天了,現在客流成為最大的問題。每天進商場路過商鋪的客人少得可憐,堂食的訂單更是用手指都數得過來。

昔日忙個不停,現在大部分工作時間都只能坐在休息區玩手機,或者發呆。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生意慢慢好轉起來,隨著8號武漢解封,商場里的流動人群較前幾天明顯增加,附近的寫字樓也在逐漸復工,生意一定會逐漸好起來的。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