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宣布降準0.5% 將如何影響錢袋子

2020-01-02 10:36 來源:互聯網

此次降準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一方面,有利于滿足年初較大的市場流動性需求,另一方面,有利于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緩解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此次降準并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將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新年第一天,央行就送“開門紅”。央行1日宣布,決定于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次降準是全面降準,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有利于實現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為何選在此時降準?此次降準如何支持實體經濟?降準是否意味著穩健貨幣政策取向發生變化?記者進行了采訪。

年初市場流動性需求大,降準有利于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鑒于1月份有逆回購陸續到期,疊加繳稅、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春節期間的現金需求等因素,通過降準一方面可以滿足上述流動性需要,另一方面釋放低成本長期資金有利于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引導銀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說。

 

“今年春節較往年偏早,流動性面臨小幅資金到期壓力,現金需求增大,此次降準可以營造較平穩的資金利率,體現了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適度。”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說。

業內人士認為,銀行投放信貸普遍遵循“早投資早收益”的原則,因此每年初都是銀行投放信貸、進行債券投資的“旺季”,央行選擇此時降準也有支持銀行開年投放信貸的考慮。

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緩解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降準是全面降準,體現了逆周期調節,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資金來源,降低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成本,直接支持實體經濟。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認為,當前貸款利率下行并不明顯,原因之一是銀行負債成本較高,這導致銀行主動下調貸款利率的動力不足。

“降準相當于給銀行提供低成本的負債,對降低銀行資金成本,進而推動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下行具有重要意義。也有利于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激發市場主體活力,進一步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李奇霖說。

資金如何使用?央行明確,大銀行要下沉服務重心,中小銀行要更加聚焦主責主業,都要積極運用降準資金加大對民營、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在此次全面降準中,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信用合作社和村鎮銀行等中小銀行獲得長期資金1200多億元,有利于增強立足當地、回歸本源的中小銀行服務民營、小微企業的資金實力。同時,此次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特別是降低民營、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認為,此次降準,央行特別強調了有利于增強中小銀行服務民營、小微企業的資金實力,下一步應繼續優化“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率政策框架,通過定向降準、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等結構性政策工具為中小銀行提供更多的增量支持,降低中小銀行資金成本。

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適度,不搞大水漫灌

全面降準即將落地,有人疑惑,這是否意味著穩健貨幣政策取向發生變化?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降準與春節前的現金投放形成對沖,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保持靈活適度,并非大水漫灌,體現了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央行宣布降準0.5% 此舉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

央行宣布降準0.5% 此舉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

近日召開的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9年第四季度例會也指出,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不搞大水漫灌,保持物價水平總體穩定。

董希淼認為,新的一年,貨幣政策將繼續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更好地服務于穩增長,更強調結構性、定向性調整,同時將加快利率市場化進程,推進存量貸款定價基準轉換,提升金融資源配置效率。

央行8000億降準大禮包如何影響錢袋子

新年伊始,央行就向市場投放了全面降準大禮包。

1月1日央行宣布,決定于1月6日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多億元。

分析人士指出,降準釋放低成本長期資金有利于降低銀行資金成本,進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新一期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報價也有望出現小幅下降。

面對如期而至的降準,股市、樓市、債市、匯市將受到何種影響也成為當下的焦點所在。

釋放8000多億流動性

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央行決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降準是全面降準,體現了逆周期調節,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多億元,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資金來源,降低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成本,直接支持實體經濟。

全面降準可對沖春節前現金流出等因素導致的流動性波動,去年初也有類似操作。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此次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符合市場預期。

鑒于1月有6000億元逆回購陸續到期,疊加繳稅、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春節期間的現金需求等因素,流動性出現壓力,通過降準釋放的8000多億元資金一方面可以滿足上述流動性需要,另一方面釋放低成本長期資金有利于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引導銀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預計1月20日新一期LPR報價會出現小幅下降,一年期LPR為4.1%,五年以上期為4.75%。

值得注意的是,與去年初數據對比,央行本次降準力度實際有所縮減。

此前,2019年1月4日,央行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均下調0.5個百分點。

中國銀行業協會行業發展研究委員會主任連平對記者表示,2018年以來,存款準備金率下調頻率不低,積累起來已經有較為明顯的下降,未來降準的空間肯定不會像以前那么大,從穩健偏松政策要求來看,目前進行適度靈活調整體現了逆周期政策的需要,同時也是不搞大水漫灌政策的要求。

A股有望進一步上漲

收到降準政策大禮包后,1月2日A股市場迎來新年的首個交易日,A股市場的表現也備受市場關注。

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認為,此次降準是全面的,具有較強的政策針對性。此次降準有助于引導市場利率下行,是一場及時雨,應對跨年資金的需求和穩定經濟增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將有力提振市場信心,對股市也屬于重大利好。

實際上,歷次降準對于A股市場作用不一。

數據顯示,2014年以來,央行共進行了11次降準(包括定向降準)。降準之后的30天,股市只有2次下跌,其余均上漲。

2019年1月4日宣布降準后,上證指數1、3、6個月內的漲幅分別為5.5%、29%和16.6%,表現好于前幾次降準。

不過,2019年9月6日降準后,大盤短線沖高后出現回落,隨后3個多月內維持震蕩格局。

蘇寧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何南野表示,從整體上看,新年的首個交易日,A股指數大幅高開概率較大,“降準直接為市場注入了流動性,大幅降低企業融資的難度,有利于實體經濟的筑底回暖,對股市是重大利好。

與此同時,2019年A股最后一個交易日,上證綜指站上3050點,已經奠定了向上的基礎。

此次降準,有利于進一步激發市場情緒和投資者活力,帶動股市的進一步上漲”。

何南野稱,從行業來看,本次降準將更加直接利好銀行、地產、券商等股票,降準為銀行釋放出更多的信貸資金,有利于促進銀行的流動性管理和擴大信貸投放。

利好樓市 提振債市信心

從債市方面看,連平認為,此次降準,對于活躍債券市場以及保持債券市場的風險可控會發揮積極的作用。

未來依然有進一步降準的空間,這會對未來債券市場進一步保持平穩良好的運行狀態有積極影響。

另外,準備金率的下調對匯率的直接影響較為有限。

央行宣布降準0.5% 此舉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

央行宣布降準0.5% 此舉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

至于樓市方面,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分析稱,此次降準政策后續會帶來幾個較為積極的影響。

首先,房地產金融環境有望進一步寬松。在2019年三次降準的基礎上,2020年首次降準,進一步釋放了金融環境的寬松化導向。

從實際情況看,房地產金融環境也需要從緊轉松。尤其是在房地產開發貸款和個人按揭貸款等領域,都是需要積極進行改革的,此次降準不是定向降準,所以客觀上也有助于帶動更多的銀行貸款進入市場,對于房地產領域是有較為積極的作用的。

其次,降準會帶動LPR利率下調,而隨著LPR基礎利率的下調,房地產銀行貸款的工作也會調整,使得房貸利率有進一步下調的可能,既降低了購房成本,也使得2020年3月存量浮動貸款轉換定價方式的工作更好展開。

在嚴躍進看來,根據過去經驗,降準以后往往會帶來很多新的利好。

從市場預期的情況看,大家往往會對2020年的金融環境會有把握,這個時候供需雙方會比較活躍,尤其是1月會有積極促銷和交易現象的出現。

而從實際交易情況看,房屋營銷部門會更加活躍,以降準作為營銷的突破口,這時候房屋買賣的問詢和實際交易情況都會上升。

據此也可以分析,房價本身容易出現反彈,這是后續市場穩定過程中需要注意的。

緩解小微、民營企業融資難

針對此次降準是否有利于緩解小微、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在此次全面降準中,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信用合作社和村鎮銀行等中小銀行獲得長期資金1200多億元,有利于增強立足當地、回歸本源的中小銀行服務小微、民營企業的資金實力。

同時,此次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特別是降低小微、民營企業融資成本。

溫彬表示,在大銀行要下沉服務重心,中小銀行要更加聚焦主責主業的要求下,預計監管部門將完善MPA考核,確保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特別是加大對“三農”、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陶金認為,中小銀行服務和支持實體經濟的作用越發明顯。

在此背景下,給予中小銀行更多流動性的意義也變得更大。

由此看來,定向降準的力度和范圍都有可能擴大,T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等定向的公開市場操作工具也將發揮更大作用。

未來降準仍有空間

“此次降準與春節前的現金投放形成對沖,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保持靈活適度,并非大水漫灌,體現了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

在貨幣政策方面,貨幣政策四季度例會也指出,要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這一表述在三季度則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

不提“閘門”一詞,強調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這樣的調整透露了哪些信號?

溫彬表示,不提總閘門,主要是對當前金融形勢的一個判斷。

閘門主要是約束宏觀杠桿率過快上升,去年以來我國整體的宏觀杠桿率穩定,新的表述就不再提到閘門。陶金指出,不提“閘門”、流動性合理充裕以及靈活適度的貨幣政策,意味著在進一步打通貨幣至信貸傳導渠道的基礎上,給予銀行體系和實體經濟更多的流動性,但必須確保這些增量資金不在銀行體系滯留、不過度流向房地產。

總體上看,2020年貨幣政策力度和方向將會在大多數時間保持靈活適度的同時,一定程度偏向略寬松。

溫彬認為,下階段,全面降準仍有空間和必要,結合定向降準,預計還有2-3次降準空間。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