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那些CEO和投資人,坐不了飛機高鐵

2019-12-23 10:23 來源:互聯網
搶發第一評

這一年快過去了,投資圈流傳著這樣一個令人心酸的段子:

某位大佬結婚,各地老友紛紛道賀捧場。

女方家都驚了:“你這些哥們太鐵了,這么老遠開車過來,怕咱家準備車少?

新郎微微一笑:“他們都是失信被執行人,買不了飛機票高鐵票。

這并非夸張。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數據,截止到12月21日累計失信被執行人人數量已經超過570萬人。不論是賈躍亭、羅永浩、戴威、王思聰這樣的創業明星,還是輝山乳業、匯源、金嗓子、貴人鳥這樣的創業傳奇,都沒能幸免。

“年底了,昨天收到很多朋友借錢的電話,一天內五個電話。過去一個禮拜要賣樓的朋友大概也有十個,確實不容易。”在12月21日一場商會年會上,馬云感慨。這一年,無論是創業者還是投資人,都不容易。

從CEO到投資人

這一年,他們都意外成了“老賴”

若說今年最著名的“老賴”CEO,那非羅永浩莫屬。

2019年9月24日,丹陽市人民法院判決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10日內向原告江蘇辰陽電子有限公司支付貨款370萬元。由于判決沒有被執行,10月30日羅永浩被限制高消費。

老羅隨即表態,發表了一篇《一個“老賴”CEO的自白》表示:“創業維艱,過程難免窘迫狼狽,但不管身上是汗是屎是尿,只要戰士不下戰場,一切都有可能,何況最后實在不行,該戰士還可以‘賣藝’還債。”

這是一個創業欠債的唏噓故事。羅永浩透露,公司在過去十個月已經還掉三億元債務,自己也以各種方式籌款幫公司還了其中的數千萬。他表示,自己還會繼續努力,在未來一段時期把全部債務還完。

沒想到這一篇自白竟引得無數錘粉熱淚盈眶,“愿壯士東山再起”、“理想主義加油”、“你欠我們一個成功”......各種力挺羅永浩的呼聲不斷。

其實,嚴格來說羅永浩個人只是被限制高消費,稱之為“老賴”并不準確。“老賴”,即通常所稱失信被執行人,因其有能力履行卻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甚至采取一定措施逃避履行和抗拒執行的,法院為懲戒其失信行為,這些人才會被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經歷相似的遭遇還有王思聰。11月9日,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對王思聰擔任董事長的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發出限制消費令,距離“失信執行人”名單,還有一步之遙。此外,王思聰于2019年11月4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11月11日,普思投資發布聲明稱,近期網絡關于普思投資董事長王思聰先生被列為被執行人、限制高消費報道,是因為熊貓TV直播平臺(“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倒閉而引發的投資糾紛。

聲明中,普思投資稱:“熊貓互娛只是王思聰個人創業項目,他還有許多其他投資項目,不能因為一個項目的得失而全盤否定,誰都不能保證所有投資百分之百成功。目前普思投資代表王思聰先生正在全力應對,已有解決方案,我們完全有能力盡快自己解決問題。”

事實上,王思聰的遭遇在VC/PE圈并非個例?v觀今年,因為被投企業出現問題,背后投資方收到牽連的例子并不罕見,以致投資圈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

某位大佬結婚,各地老友紛紛道賀捧場。

女方家都驚了:“你這些哥們太鐵了,這么老遠開車過來,怕咱家準備車少?”

新郎微微一笑:“他們都是失信被執行人,買不了飛機票高鐵票。”

近30位創始人

昔日各省“首富”,跌落神壇

在今年的“老賴”群體中,不乏許多曾經輝煌的“首富”。

在停牌兩年之后,曾經的乳業巨頭輝山乳業不得不走上了退市,而老板楊凱也從昔日的遼寧首富搖身一變成為了“老賴”。

成立于1951年的輝山乳業,前身是沈陽農墾總公司下屬的國有企業。經過改制以及多次股權轉讓和經營實體變更后,最終在2012年8月,楊凱成為輝山乳業的大股東和董事長。

輝山乳業曾是東北地區最大的奶牛養殖企業,擁有近50萬畝苜蓿草及輔助飼料種植基地、年產50萬噸奶牛專用精飼料加工廠、超過20萬頭純種進口奶牛、82座規;誀I牧場以及六座現代化乳品加工生產基地。

2013年,輝山乳業在香港上市,在2017年3月債務危機爆發之前,市值約400億港元。2016年楊凱以260億身家登上遼寧省首富,并在胡潤百富榜排在第66位。

然而,由于大股東挪用30億現金投資地產導致資金無法收回的事情敗露,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半個小時內市值蒸發320億港元,盤中跌幅一度超過90%。股價崩盤后,輝山乳業債務危機接連爆發,涉及金融債權上百億元,楊凱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成為了一名老賴。

像輝山乳業這樣的上市公司老板變身老賴并不是孤例。就在2019年的尾聲,去年還以35億元身家位列胡潤富豪榜的果汁大王朱新禮,今年以來已經被法院強制執行5次,被2次列入限高消費人員,1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最近,因無法償付招商銀行的債務,朱新禮名下一家公司41億元的資產遭到凍結。朱新禮一手創辦起來的國民果汁“匯源”,也面臨著時刻退市的命運。

此外,曾經家喻戶曉的金嗓子喉寶,在2019年也被悄悄地扣上了“老賴”的帽子;叵肫2015年,金嗓子在港交所上市時江佩珍霸氣敲鑼,不過三四年光景公司股價縮水已超過80%。

上海星空華文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的一紙訴狀,讓被稱為廣西“鐵娘子”的江佩珍在2019年7月10日就已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列為“限制消費人員”,由她一手創立的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金嗓子食品),也在2019年9月19日被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據不完全統計,僅A股市場2019年就有近30家公司創始人或合伙人被列為老賴,令人唏噓。

“一天內5個電話”

年底了,馬云收到很多朋友借錢的電話

“到了年底了,昨天一天,我收到很多朋友借錢的電話,一天內5個電話。過去一個禮拜,要賣樓的朋友大概有10個,確實不容易。”

12月21日,在上海市浙江商會主辦的“2019世界浙商上海論壇暨上海市浙江商會年會”上,浙商總會會長馬云出席并發表演講。

回顧2019年,馬云直言不容易。“我們做企業的都知道,每一年都不容易。2019年最不容易的是,以往可能是部分人不容易,2019年可能是大部分企業不容易。

馬云鼓勵企業家們,世界正在進入巨大的變化之中,中國經濟也面臨巨大的調整,我們只有改變自己,才能適應這種調整,我相信這是機會的開始。

希望這些糟糕的日子快點過去。搶發第一評

這一年快過去了,投資圈流傳著這樣一個令人心酸的段子:

某位大佬結婚,各地老友紛紛道賀捧場。

女方家都驚了:“你這些哥們太鐵了,這么老遠開車過來,怕咱家準備車少?

新郎微微一笑:“他們都是失信被執行人,買不了飛機票高鐵票。

這并非夸張。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數據,截止到12月21日累計失信被執行人人數量已經超過570萬人。不論是賈躍亭、羅永浩、戴威、王思聰這樣的創業明星,還是輝山乳業、匯源、金嗓子、貴人鳥這樣的創業傳奇,都沒能幸免。

“年底了,昨天收到很多朋友借錢的電話,一天內五個電話。過去一個禮拜要賣樓的朋友大概也有十個,確實不容易。”在12月21日一場商會年會上,馬云感慨。這一年,無論是創業者還是投資人,都不容易。

從CEO到投資人

這一年,他們都意外成了“老賴”

若說今年最著名的“老賴”CEO,那非羅永浩莫屬。

2019年9月24日,丹陽市人民法院判決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10日內向原告江蘇辰陽電子有限公司支付貨款370萬元。由于判決沒有被執行,10月30日羅永浩被限制高消費。

老羅隨即表態,發表了一篇《一個“老賴”CEO的自白》表示:“創業維艱,過程難免窘迫狼狽,但不管身上是汗是屎是尿,只要戰士不下戰場,一切都有可能,何況最后實在不行,該戰士還可以‘賣藝’還債。”

這是一個創業欠債的唏噓故事。羅永浩透露,公司在過去十個月已經還掉三億元債務,自己也以各種方式籌款幫公司還了其中的數千萬。他表示,自己還會繼續努力,在未來一段時期把全部債務還完。

沒想到這一篇自白竟引得無數錘粉熱淚盈眶,“愿壯士東山再起”、“理想主義加油”、“你欠我們一個成功”......各種力挺羅永浩的呼聲不斷。

其實,嚴格來說羅永浩個人只是被限制高消費,稱之為“老賴”并不準確。“老賴”,即通常所稱失信被執行人,因其有能力履行卻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甚至采取一定措施逃避履行和抗拒執行的,法院為懲戒其失信行為,這些人才會被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經歷相似的遭遇還有王思聰。11月9日,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對王思聰擔任董事長的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發出限制消費令,距離“失信執行人”名單,還有一步之遙。此外,王思聰于2019年11月4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11月11日,普思投資發布聲明稱,近期網絡關于普思投資董事長王思聰先生被列為被執行人、限制高消費報道,是因為熊貓TV直播平臺(“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倒閉而引發的投資糾紛。

聲明中,普思投資稱:“熊貓互娛只是王思聰個人創業項目,他還有許多其他投資項目,不能因為一個項目的得失而全盤否定,誰都不能保證所有投資百分之百成功。目前普思投資代表王思聰先生正在全力應對,已有解決方案,我們完全有能力盡快自己解決問題。”

事實上,王思聰的遭遇在VC/PE圈并非個例?v觀今年,因為被投企業出現問題,背后投資方收到牽連的例子并不罕見,以致投資圈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

某位大佬結婚,各地老友紛紛道賀捧場。

女方家都驚了:“你這些哥們太鐵了,這么老遠開車過來,怕咱家準備車少?”

新郎微微一笑:“他們都是失信被執行人,買不了飛機票高鐵票。”

近30位創始人

昔日各省“首富”,跌落神壇

在今年的“老賴”群體中,不乏許多曾經輝煌的“首富”。

在停牌兩年之后,曾經的乳業巨頭輝山乳業不得不走上了退市,而老板楊凱也從昔日的遼寧首富搖身一變成為了“老賴”。

成立于1951年的輝山乳業,前身是沈陽農墾總公司下屬的國有企業。經過改制以及多次股權轉讓和經營實體變更后,最終在2012年8月,楊凱成為輝山乳業的大股東和董事長。

輝山乳業曾是東北地區最大的奶牛養殖企業,擁有近50萬畝苜蓿草及輔助飼料種植基地、年產50萬噸奶牛專用精飼料加工廠、超過20萬頭純種進口奶牛、82座規;誀I牧場以及六座現代化乳品加工生產基地。

2013年,輝山乳業在香港上市,在2017年3月債務危機爆發之前,市值約400億港元。2016年楊凱以260億身家登上遼寧省首富,并在胡潤百富榜排在第66位。

然而,由于大股東挪用30億現金投資地產導致資金無法收回的事情敗露,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半個小時內市值蒸發320億港元,盤中跌幅一度超過90%。股價崩盤后,輝山乳業債務危機接連爆發,涉及金融債權上百億元,楊凱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成為了一名老賴。

像輝山乳業這樣的上市公司老板變身老賴并不是孤例。就在2019年的尾聲,去年還以35億元身家位列胡潤富豪榜的果汁大王朱新禮,今年以來已經被法院強制執行5次,被2次列入限高消費人員,1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最近,因無法償付招商銀行的債務,朱新禮名下一家公司41億元的資產遭到凍結。朱新禮一手創辦起來的國民果汁“匯源”,也面臨著時刻退市的命運。

此外,曾經家喻戶曉的金嗓子喉寶,在2019年也被悄悄地扣上了“老賴”的帽子;叵肫2015年,金嗓子在港交所上市時江佩珍霸氣敲鑼,不過三四年光景公司股價縮水已超過80%。

上海星空華文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的一紙訴狀,讓被稱為廣西“鐵娘子”的江佩珍在2019年7月10日就已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列為“限制消費人員”,由她一手創立的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金嗓子食品),也在2019年9月19日被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據不完全統計,僅A股市場2019年就有近30家公司創始人或合伙人被列為老賴,令人唏噓。

“一天內5個電話”

年底了,馬云收到很多朋友借錢的電話

“到了年底了,昨天一天,我收到很多朋友借錢的電話,一天內5個電話。過去一個禮拜,要賣樓的朋友大概有10個,確實不容易。”

12月21日,在上海市浙江商會主辦的“2019世界浙商上海論壇暨上海市浙江商會年會”上,浙商總會會長馬云出席并發表演講。

回顧2019年,馬云直言不容易。“我們做企業的都知道,每一年都不容易。2019年最不容易的是,以往可能是部分人不容易,2019年可能是大部分企業不容易。

馬云鼓勵企業家們,世界正在進入巨大的變化之中,中國經濟也面臨巨大的調整,我們只有改變自己,才能適應這種調整,我相信這是機會的開始。

希望這些糟糕的日子快點過去。


延伸 · 閱讀